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贵州11选5
来源:网上转载
导语

我今年三十岁,安徽人,老婆比我小一岁,结婚3年半,女儿三岁。...

  不久前,我感觉老婆出轨了,这让我痛不欲生,然而,旁敲侧鼓地问了质问了老婆几次,她都不承认,我到底该怎么办?

  具体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。

  本人从事建筑行业,主要是负责预算这一块,平时加班多,加上这两年行业不景气,工作的时候更加是如履薄冰,尽心尽力。所以,在生活上,有可能冷落了老婆。

  老婆生活中是个女强人,做销售的,本来我挺信任她的,可是前几个月,家里莫名其妙地多了老婆的包包和衣服。

  我问老婆这些衣服和包是哪里来的,她说是销售奖励,她业务做得好。

  可是我就纳闷了,公司为了促进业务发奖励是常有的事,但是发放衣服包包的还真是寥寥无几。

  看来,老婆是低估了我的智商。

  当然了,仅凭老婆多了包包和新衣服就判断她出轨,那也太过武断。还有一点就是,她半夜的时候喜欢聊微信,而且,她晚上回来的越来越晚。

  种种迹象表明,老婆出轨了。

  作为男人,我自然不能无动于衷。

  上周六晚上,老婆又回来的很晚,还带着酒气,我,终于爆发了!

  “黄小兰,你去哪了?”

  “陪客户,老公,你怎么了,脸色这么难看?”

  呵呵,我怎么了?你他妈的真把老子当傻瓜了吧?

  “你陪哪个客户?电话多少?在哪吃饭?”

  老婆见我面色不善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“阿杰,你...你不相信我?”,面对我的质疑,老婆脸色也难看了起来。

  对了,忘了跟大家介绍自己,我叫李杰,一个很普通的名字,一个很普通的男人,一直以来,我觉得自己能够娶到黄小兰这样貌美如花的老婆,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可是现在,我只能感觉到无尽的屈辱。

  黄小兰,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严重低估了我的智商。

  “黄小兰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你晚上不回家,到处应酬,还喝酒,你让我怎么想?”

  “李杰,你嘴巴把我放干净点,我如果不努力,不打拼,咱们现在能够买车,买房吗?”

  顿时,我羞愧难当,买车买房的时候,老婆确实比我出力多,销售虽然辛苦,但是挣钱确实来得快。

  其实我也想做销售的,但是因为嘴巴比较笨,所以无法入行。

  可是,黄小兰不能因为自己挣钱多,就在外面乱搞啊,一码归一码。

  “黄小兰,我承认你挣的钱比我多,但是,我不想花那种不明不白的钱”

  黄小兰将手里的包包直接扔在了沙发上,然后大声说道:“你到底几个意思,你怀疑我,我还没有怀疑你呢?”

  呵呵,我冷笑了一声,“你怀疑我什么?结婚前,我没有前女友,结婚后,我也一直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”

  黄小兰脸色极为难看,因为她和我谈恋爱之前,有过前任,只不过我装作不知罢了,每次聊天聊到关于这方面的话题,我都有意避开,呵呵,难道黄小兰真的以为我不知道,她在大学恋爱过?

  “李杰,随便你怎么想,反正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”,黄小兰背对着我脱掉高跟鞋,然后踩着鞋托朝洗手间走去。

  他妈的,去洗澡,难道是洗掉证据吗?

  “不准走,今晚你不把事情说清楚,谁也别想睡觉?”

  “不知所谓,李杰,你要是再纠缠不清的话,我就给你爸妈打电话”

  还别说,黄小兰一句给我爸妈打电话还真的震慑住了我,因为我比较孝顺,即使婚姻或者工作不顺利,我也不会跟父母说,和大多数人一样,我是那种对父母报喜不报忧的人。

  第一,没有确凿证据,不要太想当然。第二,如果真的出轨了,现在这社会,怎么说呢,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,就散伙。第三,好好反思下自己,女人谁对她好,他就对谁好。 父母在老家已经很不容易了,我绝对不能让他们担心。

  眼睁睁的,我看着黄小兰走进了洗手间。

  气愤无比的我掏出了一颗烟,然后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。

 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,黄小兰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。

  不是自夸,老婆黄小兰长得确实很漂亮,特别是她那双修长的美腿,以及那魔鬼般的身材,怎么看,都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。

  当然了,除了身高以及身材优势之外,黄小兰的皮肤也非常棒,雪白无暇。

  我真的很纳闷,以黄小兰的条件,当初怎么会找我这种几乎没有什么升值空间的男人结婚。

  不会是喜当爹吧?当我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,额头顿时冒出了冷汗。

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岂不是太窝囊了。

  不行,明天一定要带女儿去做亲子鉴定。

  问题比较严重,所以,一向有拖延症的我在这件事上没有一丝的耽搁。第二天,也就是周日,我哄骗女儿到了医院,然后抽血做了鉴定。

  本来周日做鉴定的医生不上班,但是由于我有个初中同学在人民医院上班,找了熟人。

  鉴定结果在我吃完饭的时候就出来了,同学思雨打来的电话。思雨是我初中同学,在人民医院当护士,由于涉及到个人隐私,所以帖子里的名字用的均是化名,当然了,喜欢听我唠叨的,可以继续看,不喜欢的勿喷,千万不要搞人肉什么的。

  接着说,鉴定结果让我感觉到天旋地转,虽然早有准备,但是,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看着女儿肉嘟嘟的小脸蛋,以及她天真可爱的样子,我真的不忍心和黄小兰离婚

  但是,这个婚我不得不离,要不然,我也太不是男人了。

  早晨请了半天假,去拿鉴定报告。

  有了这份证据,我看黄小兰有什么好说。

  此时,亲子鉴定报告就握在我的手里,可是,我不禁迷茫了。

  说真的,老婆哪里都好,除了稍微有些强势之外,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。

  中午我没有吃饭,下午上班的时候也没有心思。

  终于熬到了晚上,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,便想早点哄女儿睡觉。

 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向乖巧的女儿今晚死活不睡,非要我给她讲故事。

  我心里憋着气,哪有心思给她讲故事,大声说道:“你要是再不睡觉,爸爸就不要你了”

  平时我从来没有这么凶过女儿,可见我内心是有多么的愤怒。

  女儿见我发怒,吓得哇哇大哭。

  恰在这个时候,黄小兰下班回来,今晚黄小兰没有喝酒,只是显得有些疲倦。

  见女儿哇哇大哭,黄小兰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坐在那里干嘛,女儿这么哭,你就不能哄哄?”

  我没有说话,直接把鉴定报告甩在了桌子上。

  哄女儿?开玩笑,女儿都不是我的,我还去哄她?不虐待她就不错了。

  黄小兰拿起了桌上的鉴定书,脸色变得惨白。

  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!虽然黄小兰身体摇摇欲坠,但是,我并没有去扶她。

  “不,不,不可能”,黄小兰此刻已经失去了一往的强势,整个人变得憔悴无比。

  我看着有些心疼,毕竟和她有三年多的感情。

  我不禁在想,如果这个时候黄小兰能够主动承认错误,我会不会原谅她?

  不,我不会原谅她,这是原则问题,一个稍微有血的男人,是不会顶着一定绿帽子苟活的。

  “黄小兰,咱们明天就回老家,去民政局,离婚”,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心痛不已。

  而黄小兰此刻已经成了一个泪人,女儿这个时候已经停止了哭泣,虽然她还小,但是她似乎也意识到了,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  “妈妈,你怎么了?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?”,女儿玉洁走到黄小兰的身边,天真地问道。

  “玉洁,不是爸爸欺负妈妈,而是你妈妈欺人太甚”,我有些生气地说道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所以我没有再纠缠下去,打算等玉洁睡熟之后,再和黄小兰商量离婚事宜。

  起身,回到房间玩了两局游戏,平时黄小兰是反对我玩游戏的,她说,玩游戏玩物丧志。

  但是今晚,在哄睡玉洁之后,她愣愣地坐在床沿看着我,硬是没敢说一句话。

  我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自由感,但是又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。

  “老公,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?”,黄小兰诺诺地问道。

  我装作无所谓地说道:“有什么好谈的”

  “老公,你,你的鉴定报告是不是拿错了?”

  我扔掉了手中的鼠标,冷笑着说道:“你觉得我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?”

  “可是.......”

  “你不会是连玉洁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吧?黄小兰,真没想到,你的私生活这么乱”

  黄小兰仿佛是有苦难言,百口难辩。

  “既然你不相信我,那咱们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,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这个婚,我不会离”,黄小兰沉声说道,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高傲。

  “你以为你不同意我就没法跟你离婚吗?呵呵,你太天真了,只要我拿着鉴定报告向法院申诉,你信不信,最迟一年,我们就能顺利离婚?”,我已经做足了功课,像我和黄小兰这种情况,即使黄小兰不同意离婚,通常情况下法院也会支持我的申诉。

  “随便你”,黄小兰仿佛是吃定我不敢离婚。

  可是,黄小兰这次还真的失算了,平常生活中我可以处处让着她,但是这种事情,我绝对无法原谅她。

  妈的,本来想好好羞辱黄小兰一顿,但是此刻她竟然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背对着我装睡,这让我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。

  “黄小兰,你不要以为我不敢离婚,这次,我是铁了心了,要跟你离婚,明天就回县城”

  “黄小兰,别以为装睡就能解决问题,你就是个下贱的女人......”

  从结婚到现在,我几乎没有骂过黄小兰,虽然我收入不是很高,也不是很懂浪漫,但是,我是属于那种适合过日子的男人,除了抽烟和喝点小酒之外,我几乎没有其他的恶习,平时我很尊重黄小兰,几乎每年正月都会去看望黄小兰的母亲,但是,所有的付出却迎来了当头一棒,喜当爹!

  我愤怒了,真的愤怒了,所以,我骂的越来越难听。

  “黄小兰,你就是个婊子,别以为自己挣的钱多就了不起,你那卖肉的钱,老子不稀罕”

  “真以为老子不知道吗,你和你们经理那些破事,早就有人告诉我,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万万没想到,女儿也不是我的,这些年,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?备胎?接盘侠?”

  黄小兰的身体不住地颤抖,可见她根本也没有入睡,当然,如果这个时候黄小兰能够安然入睡,那她心理也太强大了,强大到令人发指!

  “李杰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,黄小兰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  “离婚”

  “我不同意”

  我冷笑着说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?”

  “我...我...”,黄小兰眼中噙着泪水,硬是说不出理由。

  黄小兰倒是聪明,这个时候,她无论说什么借口,都不会有任何效果。

  “老公,你真的不相信我吗?”

  “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,我质问道。

  黄小兰叹了口气,语气软了下去,“老公,你要离婚,我能够理解,我也能够明白你的感受,但是,你有没有想过,你的鉴定书真的拿错了”

  瞧黄小兰的模样不似说谎,难道鉴定书真的拿错了,我起身摸出手机,然后给思雨打了个电话。

  这个电话,我是当着黄小兰面打的。思雨很快便接听了我的电话,只是她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。

  “思雨,我的那个鉴定报告没有拿错吧”

  “杰哥,保证没有拿错,你如果不相信的话,明天可以再来检查一次”

  我沉吟了片刻,说,明天再来检查一次。

  第二天,我又带着女儿去了人民医院。

  这一次,我没有离开,而是一直守候在化验室门外。

 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,结果出来了。

  这个时候我很紧张,因为我希望玉洁是我的亲生女儿。

  然而,结果却让我再次失望。

  玉洁,她是黄小兰和别人生下的孩子,这一点,毋庸置疑!

  晚上,回到家中,喝了几杯白酒。

  和昨晚的冲动愤怒不同,今晚我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闷。

  黄小兰回来,主动和我打招呼,我没有理会她。

  “玉洁,来,告诉妈妈,爸爸今天是不是带你去医院了?”

  “嗯,是的,爸爸说带我去检查身体”

  “玉洁,你回房间看动画片,妈妈有事情和爸爸谈”

  玉洁今晚很乖巧,怯生生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回到了房间。

  “为什么要让女儿回房间,就应该让她知道,她妈妈到底有多么yin荡” 导语

我今年三十岁,安徽人,老婆比我小一岁,结婚3年半,女儿三岁。...

  “李杰,你不觉得自己太残忍了吗?玉洁她只是个孩子,她是无辜的”

  咕咚一声,火辣辣的白酒灼伤着我的喉咙,我残忍,我他妈的稀里糊涂得当了三年接盘侠,竟然说我残忍。

  “老公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可是你知不知道,我心里更难受,因为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”

  我冷笑着说道:“黄小兰,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解释吗?”

  “老公,有时候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”,黄小兰轻咬着香唇说道。 我真他妈的想扇黄小兰两个耳光,这种时候了,她还妄图狡辩。

  我不想和黄小兰说话,喝着闷酒。

  半响之后,“明天我们三个一起去医院做检查,因为我不相信这个结果”

  说完话,黄小兰转身,走进了卧室。

  我眉头微微一皱,难道我真的误会了黄小兰,可是,眼前的鉴定书又该如何解释?

  我回到卧室的时候,黄小兰没有睡,眼睛红红的,看样子,哭了很久。

  两人无话,昏昏沉沉地睡着了,半夜,又陪黄小兰的哭声吵醒。

  这种日子真的没法过,我心里期盼着早点能够和黄小兰离婚。

  至于黄小兰提出明天一起去做检查,我仔细思考之后,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  我要让黄小兰彻底死心!

  早晨,打电话跟人事部请了假,然后驱车和黄小兰,还有女儿一起去了人民医院。 到了医院,我没有去找思雨帮忙,之所以没找思雨帮忙,一是因为考虑到老是麻烦她不好意思,还有就是,已经够丢人了,不想让思雨再次看到我狼狈的一面。

 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奇怪,明明我和思雨没有可能,但是我还是想在思雨面前表现出最完美的状态。

  忘了跟大家说,其实思雨没结婚之前是喜欢我的,只是我未曾喜欢过她,只是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。

  检查过程枯燥无味,也就不赘述了。

  下午,拿到了两份鉴定报告,一份是我和玉洁的,一份是黄小兰和玉洁的。

  结果依旧,玉洁不是我亲生女儿,我叹了口气。

  而此刻,黄小兰看着鉴定报告,眉头微蹙。

  “老公,你过来看看,也许,你真的误会我了”

  我将信将疑地朝黄小兰走了过去。

  什么?

  当我看清黄小兰手里的鉴定报告时,整个人惊呆了。

  怎么可能?不,这绝对不可能?

  我为什么这么震惊,那是因为黄小兰手里的鉴定接过显示,玉洁和她也没有亲子关系。

  这两份亲子鉴定报告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玉洁和我们都没有亲子关系。

  我和黄小兰对视了一眼,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可思议。

  难道是?黄小兰这份亲子鉴定做了假?不过很快我就排除了我的判断,我是和黄小兰一起来的医院,她根本没有机会做假,再说了,鉴定是刘主任亲自做的,刘主任是思雨前两天介绍我认识的,他完全没有理由帮助黄小兰。

  那么,唯一的结论就是,玉洁不是我和黄小兰的亲生女儿。

  玉洁蹦蹦跳跳地来到我的身边,看着让人心疼,玉洁说她饿了,让我带她去肯德基。

  我和黄小兰对视了一眼,然而带着女儿离开了医院。

  吃过肯德基之后,直奔家中。

  看的出来,黄小兰有话要跟我说,同时,我也有很多困惑。

  难不成?玉洁出生的时候,抱错了,这种狗血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的头上。

  哄睡了玉洁之后,黄小兰气嘟嘟地坐到了我的对面,直接将鉴定报告扔到了我的身上,黄小兰可谓是底气十足,又恢复了往日的强势。

  “李杰,结果你都看到了,我根本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你自个说说吧,这件事,你想怎么处理”

  这个时候,我的心情极为复杂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这个结局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,我已经做好了打算,和黄小兰离婚。

  可是此刻,我找不出任何理由和她离婚。

  既然不是喜当爹,那么,我觉得自己有责任继续抚养玉洁。

  这一点,黄小兰和我想法一致,哪怕玉洁不是我们亲生的,我们也要继续抚养下去。

  三年的相处,照顾,岂能没有感情?

  黄小兰此刻之所以发脾气,完全是因为我误会了她。

  但是,这个鉴定报告,并不能说明黄小兰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。

  自从家里莫名其妙多出包包和新衣服,我就开始怀疑黄小兰,只是苦于没有证据。

  我没有去哄黄小兰,也没有道歉,因为我决定搜集证据。

  对黄小兰,内心深处我还是喜欢她的,但是,我忍受不了她的背叛。

 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短期的目标,那就是,如果一个月内没有找到黄小兰出轨的证据,那么,我就去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弥补我的怀疑,当然了,如果在这期间,让我发现黄小兰做过对我不忠诚的事情,我肯定会跟她离婚。

  人往往是矛盾的,明明我还想和黄小兰继续走下去,但是我又有点期望找到她出轨的证据,让黄小兰低下她那高傲的头颅。

  我起身,到洗手间冲了冷水澡,然后睡觉。

  黄小兰见我不理她,很生气,可能她觉得自己是无辜的吧。

  就这样,我和黄小兰间的冷战拉开了序幕。

  当然了,这当中还穿插了一个小插曲。

  比如说,我刚刚躺下没多久,就接到了思雨的电话,思雨在电话那头哭泣的不行,让我过去。

  我麻利地穿起了衣服,然后急匆匆地走出了房门。

  “李杰,你太过分了,这么晚了,还出去和女人会面”

  我知道黄小兰误会了我,但是,我没有过多解释,看到黄小兰气急败坏的样子,我心里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快gan。

  当我看到思雨的时候,思雨正坐在人民公园的台阶上,她衣着单薄,瑟瑟发抖。

  和黄小兰不同,思雨属于那种比较娇小型的女孩。

  看到思雨无助的样子,我真的想把她拥入怀抱。

  但是,我还是克制住了这个念头,因为我和思雨各自都有自己的家庭。

  “思雨,你怎么了?”

  “没,没事,杰哥,能陪我说说话吗?”

  我可不相信思雨这么晚了来找我,是单纯地跟我说话。

  “好,这里冷,咱们去咖啡厅吧”

  咖啡厅里有暖气,思雨的气色慢慢恢复了。

  我叫了一杯苦咖啡,思雨也叫了一杯。

  “你还是老样子,喝咖啡不加糖”,思雨悠悠地说道。

  我愣了一下,思绪不禁回到了几年前,那天是思雨生日,她不远千里,坐火车到我们学校,为的就是和我一起喝杯咖啡。

  思雨曾经说过,她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和我在一起,哪怕是让她喝一辈子苦咖啡她也愿意,忘了说,思雨从来不喝苦咖啡。

  思雨是个乐观的女孩,她曾经说,咖啡本来就已经很苦了,为什么不加糖?

  也许是性格原因,我和思雨没走到一起,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,生活,就得原汁原味。

  这也是我为什么在怀疑黄小兰的情况下,就想着和她离婚吧,我的眼里揉不得沙子!

  思雨皱着眉头,一口气把一杯咖啡喝完了。

  我问思雨,“好喝吗?”

  “不好喝,但是我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味道”

  我沉默,思雨今晚叫我出来到底是什么事,不会是因为知道亲子鉴定女儿非我亲生,然后.......

  可是,思雨她已经结婚了,而且,亲子鉴定这件事,并非思雨想象的那样。

  “咳咳,思雨,你今晚怎么回事?”

  “没事,就是想你了”,思雨半开玩笑道。

  我知道思雨今晚肯定是遇到事情了,否则的话,她也不会连夜把我叫出来。

  “思雨,你要是把我当成朋友的话,就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”

  思雨脸色微微一红,然后欲言又止。

  我心跳不禁有些加速,如果思雨提出想跟我在一起,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她。

  三年多的婚姻生活,让我对婚姻有了新的看法,两个人在一起,为的,就是相互取暖,过日子。

  至于那些浪漫的爱情故事,现实当中确实存在,但绝对是凤毛麟角。

  思雨是个不错的女孩,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地接受思雨的爱。

  倒不是说黄小兰不好,而是黄小兰在生活中太过强势,跟她生活在一起,比较压抑。

  “那个,思雨啊,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?”

  哎,思雨叹了口气,然后说出了自己的遭遇。

  原来,思雨遭遇了家暴。

  思雨老公我是见过的,一个斯斯文文的高中教师,真没想到,他还会家暴。

  “对了,你老公为什么打你?”

  “因为...因为....”

  见思雨吞吞吐吐的样子,我便起了疑心,难不成是思雨做了对不起她丈夫的事情?

  “思雨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的语气加重了几分,心里莫名的烦躁。

  “因为,因为他怀疑我出轨”

  “那你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?”

  “没有”,思雨回答得很认真,见我半响不说话,思雨有些不高兴地说道:“难道你也不相信我?”

  相信,我当然相信思雨,只是刚刚一瞬间,我想到了黄小兰。

  咖啡凉了。

  我们离开了咖啡厅。

  我说送思雨回家,思雨说她不想回去。

  外面冷,这样压马路也不是办法,我提议去宾馆开间房。

  思雨羞答答的点了点头。

  我暗道,思雨莫不是误解了我的意思。

  订房间的时候,前台问我要单人间还是双人间?

  我看了看思雨,竟然鬼使神差地说要双人间。

  思雨直接了当地告诉前台,单人间。 导语

我今年三十岁,安徽人,老婆比我小一岁,结婚3年半,女儿三岁。...

  前台呵呵一笑,那笑容仿佛在说我胆小,都出来开房了,还这么放不开。

  进了房间之后,我打开空调,然后跟思雨说,我要回家,明天还得上班。

  思雨说:“这么晚了,你就留下吧,不过,你要是真的要走的话,我也不会拦着你”

  思雨这话让我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  不过最终,我还是离开了宾馆。

  思雨确实没有挽留我,只是眼神有些幽怨。

  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我突然感觉到整个人很寂寞,这种寂寞来自于灵魂深处。

  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响了,我以为是黄小兰打来的催促电话,却不曾想,是思雨打过来的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选择了接听。

  可是电话接通之后,电话那头没有传来思雨的声音,而是听到了她的尖叫。

  什么情况?难道是思雨遭遇了不测?

  我心里七上八下,不会是思雨老公找到了她,继续家暴吧?

  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,我连忙朝宾馆跑去。

  刚下电梯,我就听到了思雨的惨叫声。

  原来真的如我预料的那样,思雨老公找到了宾馆。

  我很纳闷,思雨老公为什么会找到这里,直到几天后,我才明白,手机有定位系统。

  我连忙推开房门,这个时候,思雨衣服撒乱,瘫坐在地上,思雨老公抽着烟。

  看到我走进来,思雨老公面色不善。

  他不给我好脸色,我自然也没有给她好脸色,虽然我和思雨只是朋友关系,但是,我早就把她看成了亲人。

  思雨,你没事吧”

  “没事”,思雨看到我,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。

  “李杰,你给我滚,这里没你的事”,思雨老公冯毅是认识我的。

  我将思雨扶了起来,然后走到冯毅的面前,怒声说道:“你真的把事情弄清楚了吗?难道你和思雨这么多年,就不相信她的为人吗?退一万步来讲,即使思雨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那么,你可以选择离婚,你觉得家暴这种行为是大丈夫所谓吗?”

  冯毅面色微动,不过很快就变得镇定下来,“李杰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,你先把自己的事情搞清楚再说”

  我看了思雨一眼,难道思雨把我亲子鉴定的事情告诉了冯毅。

  “思雨,咱们走”,我懒得再和冯毅理论下去。

  “走?臭婊子,你今晚哪也别想去”

  当“臭婊子”三个字从冯毅嘴里冒出的时候,我心里极不是滋味,如果当初我能够接受思雨,那么,今天思雨肯定不会有如此的遭遇。

  “思雨,不要管他,我们走”

  冯毅一个健步冲到了我的面前,大声说道:“李杰,你他妈的算哪根葱,这是我和思雨之间的事,你有什么资格管,识相的话,赶紧滚”

  思雨怯生生地走到我的身后,看着出来,她是想跟我离开这里的。

  但是冯毅看到思雨这个举动之后,立马变得愤怒起来,趁我不注意,一个耳光扇在了思雨的脸上。

  啪的一声,很是清脆。

 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,拳头直接砸在了冯毅的脸上。

  接着,我便和冯毅厮打了起来。

  嘭嘭嘭,嘭嘭嘭,我不知道揍了冯毅多少拳。

  虽然冯毅长得高大,但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出身农村的我虽然在城市里扎根了几年,但是与生俱来的力气并未消退,我不禁在想,农村的劣根性是否在我的灵魂里也没有消除。

  当然了,这个时候,我无暇去思考这些深层次的东西,因为,我们三个被警察带走了。

  报警的是酒店服务员。

  到了派出所,三个人做了笔录。

 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,警察竟然劝我,不要管闲事。

  冯毅被我揍了一顿,似乎清醒了很多,信誓旦旦地在派出所内承认自己的错误,说以后会好好对待思雨。

  本来我们是要受到治安处罚的,但是由于我们“认罪”态度不错,且双方互相谅解了对方。

  所以,我们很快就从派出所里走了出来。

  此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

  外面很冷,我将外套脱给了思雨。

 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这一举动激怒了冯毅。

  冯毅上来就是一拳,我也不甘示弱,就这样,我和冯毅又干了一架。

  思雨没有报警,估计她是希望我狠狠揍冯毅一顿。

  没过几分钟,几个民警便从里面跑了出来,将我和冯毅拉开。

  然而再次被带到了房间里做笔录。

  这一次,冯毅一反之前的态度,直接告诉警官,我勾引他老婆,破坏他家庭,希望能够给我做出行政处罚。

  我百口难辩,想要找思雨来给我作证,哪知道,思雨刚刚趁我和冯毅不注意的时候,离开了派出所。

  仔细一想,我便明白了思雨的良苦用心,今晚,我是肯定不会让她跟冯毅走的,但是,看冯毅的态度,他肯定不会让思雨跟我离开。

  我和冯毅的性格都很倔强,这样下去,肯定还得打起来。

  面对冯毅的诬陷,我百口难辩。

  最终,警察做出了处决,让我赔偿五百块钱医药费。

  冯毅这小子还真不地道,死活要我拿出五百块钱出来才放我走。

  我出来的比较匆忙,所以现金不多,身上总共还剩两百块钱。

  “李杰,你今天要是不赔偿五百块钱医药费,你就别想走”

  冯毅是铁了心要钱,倒不是冯毅缺这五百块钱,而是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其实,我也觉得自己打冯毅不对,但是这家伙就是欠揍。

  女人出轨,咱们男人可以选择离婚,要是揍,也是揍奸夫,打女人真的没意思。

  不过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相同,也许冯毅觉得打思雨更解气。

  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脑海里突然闪现了黄小兰的身影。

  钱,最终还是给了冯毅,只不过,这钱是让我一好哥们送过来。

  这哥们和我,还有黄小兰是大学同学。

  王军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行啊,兄弟,偷了人家老婆,还敢打人家老公”

  我哭丧着脸说道:“你还不了解我,我哪有闲心思偷别人老婆”

  “呵呵,杰哥,你就不要装正经了,其他人不敢说,思雨,你绝对是把持不住”

  我和王军关系很好,所以,我和思雨的关系他是知道的。

  那次生日来找我喝咖啡的事情他是知道的,回到宿舍的时候,王军这小子硬说我跟思雨出去开房了。

  当时我也懒得解释,因为这种事越描越黑。

  估计在王军的心里,早就觉得我和思雨有那种关系。

  “哦,对了,这件事千万不能让黄小兰知道了”

  “啊?”,王军啊了一声,顿时让我觉得事情不妙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刚刚黄小兰打电话给我,问我昨晚有没有和你在一起,我说你在派出所,和人打架了”

  听到王军这样说,我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。

  “怎么了,杰哥?”

  “没事,你那三百块钱就别指望我还了”

  “别呀,杰哥,你是知道的,我的钱都是辛苦钱,工地搬砖不容易啊”,王军可怜兮兮地说道。

  “你哪里是搬砖,堂堂项目经历还缺三百块钱”,王军开始是施工员,现在混成了项目经理,这小子,能说会道,比我混得好,大学寝室六个人,就我混得最差。

  和王军分别之后,我没有回家,直接去了公司。

  刚到办公室门口,就被人事部的月姐叫去了。

  月姐三十多岁,人事部经理,在人事调动方面,有一定的决定权。

  和往常一样,月姐还是那副干练的打扮,黑色,职业套装,整个人显得较为妩媚。

  这种成熟的女人,对那些刚刚出身社会的大学生或者老男人比较有诱惑力,但是对我诱惑力不大,因为黄小兰比她更加有魅力。

  很多时候,我都在想,我舍不得和黄小兰离婚,是不是舍不得她那性感的身体。

  “李杰啊,最近请假的次数有些多啊”,月姐坐定,一幅官腔地说道。

  “月姐,您是有所不知啊,家里小孩生病了,没办法啊”,我随便扯了个理由,企图蒙混过去。

  我们公司是私人企业,所以一般不喜欢员工经常请假。

  “按说你也是老员工了,知道我们公司的形式,这两年业务越来越少,利润点也越来越低......”

  月姐说了一大堆话,我察言观色,想要知道月姐今早找我谈话的具体目的。

  该不会是想辞退我吧?

  不过月姐接下来的话,让我知道,是我想多了,因为我是技术性的员工,属于那种干事的人,公司不会轻易辞退我这样的人。

  月姐之所以今早找我,就是为了告诉我,马经理岁数大了要退休了,我们部门还缺一个经理,目前我和卢强是最有希望的。

  “考核期就是这个月,所以李杰,你可得加把劲哦”

  我在公司小心翼翼的工作,为的就是我们部门经理的位置,人事部似乎知道我的想法,时不时暗示我,只要老马退休,我就有机会,这也是我一直没有跳槽的原因之一。

  “哦,我知道了,谢谢月姐提醒”,我笑着说道。

  “李杰啊,口头表达谢意可不行啊,要不,今晚请我吃个饭?”,说话的时候,月姐故意挺了一下自己那傲人的双峰。

  月姐让我请吃饭,我是不敢不请,毕竟月姐是人事部经理,我这次能不能升职,她有很大的决定权。

  其实内心深处,我极其渴望升职,极其渴望成功,大学寝室六个人,现在就我混得最差,如果能够升职,那么,就意味着我能够得到更多的薪资。

  当今社会,评价一个人的成功与否,不就是以金钱为标准吗?如果我经济条件好,那么,黄小兰完全可以在家里做家庭主妇,也就没有所谓生活上的烦恼了。

  但是,我为什么没有迟迟没有答应月姐的请求?那是因为我和月姐之间有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。

  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,当时我们部门经理辞职,眼瞅着我的机会来了,激动不已的我回家把这事告诉了黄小兰。

  黄小兰毕竟是做销售的,立马分析出了道道,她说我的机会虽然大,但是还需要走动。

  最后,我和黄小兰商量出了一个策略,那就是给月姐送礼。

  当然了,送礼不能太过贵重,但是也不能太轻。

  从来没有送过礼的我那次鼓起勇气去了月姐家,然后将两桶上好的六安瓜片放在了她家的桌上。

  月姐看了看茶叶,然后娇笑着说道:“平时看你挺老实的,没想到你还会送礼行贿啊”

  当时我红着脸,极为不好意思。

  月姐见我不好意思,笑着说道:“想要在职场走得更远,那就得不择手段,还得脸皮厚,李杰你能力是有的,但是,不够圆滑”

  仔细一想,月姐说的还是有道理的,我这个人比较正直,很容易得罪人,让我整天琢磨着讨好领导,这活我还真做不来。

  “这样吧,李杰,茶叶我可以收下,但是我有个条件”

  “请说”

  接下来月姐所说的话完全颠覆了我的人生观,月姐竟然提出了那种要求,让我在她家里陪她一晚,说话的时候,月姐似乎吃定了我似的,让我先坐一会,她先去洗澡。

  趁月姐洗澡的时候,我就像是做了坏事一样逃出了她家。

  回到家里之后,我不好意思把这件事告诉黄小兰,只好说,我不想搞送礼这样的首段升职。 导语

我今年三十岁,安徽人,老婆比我小一岁,结婚3年半,女儿三岁。...

  然而,几天后,结果就出来了,公司空降了部门经理老马,我也彻底失去了升职的机会。

  这件事被黄小兰数落了很久,她说我这人太死板,不知道变通。

  这一次的情况和上次何其相似,月姐让我请她吃饭,如果只是单纯地吃饭,我肯定是可以接受,可是我担心吃饭完.......

  “怎么?不愿意请姐吗?”,月姐见我半天没有反应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
  月姐在职场摸爬打滚时间比我还长,人性摸得很准,她这是故意给我施加压力,让我早做决定。

  一方面是升职,一方面是丢弃自己的道德伦理,此刻的我真的很纠结。

  但是最终,我还是选择了拒绝。

  月姐摇了摇头,让我先回办公室,顺便把陆明叫来。

  陆明也是个老员工,四十多岁,比我年纪大,他的优势是经验丰富,但是他学历没有我高。

  不知道月姐跟陆明说了什么,二十来分钟之后,陆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满脸红光。

  看来,这次升职我估计又没有希望了。

  晚上我没有加班,没有心思加班,回家?家也不想回,因为我和黄小兰冷战。

  对了,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计划,那就是在一个月之内,看能不能找到黄小兰出轨的证据。

  闲着蛋疼的我还真的去了黄小兰他们的公司。

  我躲在对面的肯德基店,注视着她们的公司门口。

  由于黄小兰做的是销售,所以,她们下班一般要比我晚一两个小时。

  终于,我看到了黄小兰的身影,和往常一样,黄小兰还是那副干练的打扮,穿着精致的黑色丝袜,橘黄色的制服,整个人显得极为有气质。

  黄小兰朝车子走去。忘了跟大家说,车子一般都是黄小兰掌控,因为她下班比我晚,而且还要经常谈客户。

  然而,就在黄小兰准备进入车中的时候,一个穿着黑色西服,三十多岁的男人朝她走了过去。

  这个男人我认识,是黄小兰的上司,赵文博。

  我为什么会认识赵文博呢?是因为赵文博曾经送过黄小兰几次回来?

  现在想来,其中还是有猫腻的,赵文博他凭什么送黄小兰?

  以往黄小兰的解释是,赵总顺路。

  可是今天看到黄小兰和赵文博有说有笑的样子,我的心里极为不是滋味。

  赵文博成为了我的第一个怀疑对象,毕竟黄小兰跟他接触的机会比较多。

  之前吧友们也帮忙分析过,老婆出轨对象有三种,一种是工作利益有关的,一种是老同学,还有一种就是网络社交方面,我觉得黄小兰如果出轨的话,奸夫是赵文博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  果然,黄小兰没有进自己的车,而是钻入了赵文博的大奔。

  这个贱女人,我心中怒骂,连忙掏出手机,拨通了黄小兰的电话。

  很快,黄小兰便接听了。

  “你在哪?”

  “陪客户,对了,记得接玉洁”

  玉洁我们平常是放在托儿所,八点钟要准时接,现在已经七点多了。

  “今天我加班,你去接吧”,自己去幽会,让我去接女儿?以为我是傻逼吗?再说了,女儿和我没有血缘关系,我有必要再对她百般呵护吗?

  黄小兰的背叛,让我出现了一丝冷漠,虽然没有拿到黄小兰出轨的直接证据,但是,我有绝大把握肯定,她出轨了。

  听我说不去接女儿,黄小兰有些急了,她从大奔里走下来,不知道赵文博跟她说了些什么,最终她还是进了大奔。

  妈的,女儿都不要了吗?

  我今天就要看看,黄小兰跟赵文博要去哪里开房。

  我叫了辆车租车,跟在他们的后面。

  然而,大奔的行车轨迹出乎了我的预料,竟然直接开到了托儿所。

  心碎的一幕出现了,当玉洁从托儿所出来的时候,赵文博一下子把玉洁抱在了怀里。

  看样子,玉洁是认识赵文博的,在他的怀里有说有笑。

  我恨不得冲上去,狠狠地揍赵文博一顿。

  但是我知道,这个时候,我一定要理智,如果这个时候冲出去,起不到任何效果,反而会打草惊蛇。

  接了玉洁之后,黄小兰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餐厅。

  我紧随其后,心中愤怒无比,难不成,他们还敢当着女儿的面亲热不成?

  进入餐厅之后,赵文博坐在了黄小兰的对面,时不时还逗玉洁玩,他们亲昵的样子,完全是像一家人的模样。

  我冷冷地看着他们。

  这顿饭,赵文博和黄小兰足足吃了两个小时。

  玉洁似乎有些困了,但是两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,依旧没有要分开的意思。

 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,玉洁睡着了,赵文博把自己的西服披在了玉洁的身上。

  我恨不得立马冲出去,扔掉赵文博的衣服,抱走玉洁。

  不过,这个时候我不能冲动,否则的话前功尽弃。

  我拿出手机,想要再次试探黄小兰。

  “喂,黄小兰,我已经到家了,你和玉洁哪里去了?”

  “我,我在陪客户,玉洁已经睡着了,我们等会就回来”

  啪的一声,我挂断了电话,什么玩意?陪客户,陪你情夫吧?

  也许是我的电话起了作用,黄小兰起身,赵文博抱起玉洁,一同走出了餐厅。

  我连忙跑出餐厅,上了那辆等候已久的出租车。

  车租车师傅笑着说道:“兄弟,是不是在调查老婆啊?”

  为了能够更加方便地了解黄小兰的行踪,我包下了这辆车租车。

  我嗯了一声。

  “哎,社会浮躁咯,这也不怪你老婆,那家伙开着大奔,这种有钱的人想要追女人,一抓一个准,说不定,有主动倒贴的女人也不奇怪”

  司机很健谈,一边开车一边安慰我。

  “生活要想过如意,头顶一片绿,兄弟,看开点,有些人巴不得自己老婆抱上有钱人的大腿”

  我心情极差,懒得理会司机,司机似乎也知道我心情不好,很快就闭口不言了。

  车子终于缓缓地停了下来,黄小兰没有和赵文博去开房,而是来到了我们的小区。

  趁着黄小兰和赵文博谈话之际,我闪身来到电梯口,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然而让我颇为失望的时候,黄小兰下车之后,赵文博并没有什么非分之举。

  黄小兰回来的时候,我正坐在客厅里。

  “去哪了?”

  “陪客户”,黄小兰依旧在撒谎。

  “陪客户?我刚刚可是看到你从赵文博的车子走出来的”

  黄小兰没有否认是赵文博送她回来,而是继续撒谎说,赵总顺路。

  我心中绞痛,如果黄小兰这个时候能够和我坦诚相见该有多好。

  “下次早点回来”,我强忍着愤怒,起身回到了卧室。

  黄小兰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言辞不善,欲言又止。

  其实,我是希望黄小兰能够跟我坦白的,同时,我也非常希望是自己多心,黄小兰并未出轨。

  黄小兰安顿好女儿之后,便回到了卧室。

  我还在玩游戏,黄小兰眉头微蹙。

  “李杰,这么晚了,咱们早点休息吧”

  我没有理会黄小兰,在游戏里肆意地杀戮着。

  半个小时之后,我依旧没有睡意,到阳台点了根烟。

  一闪一闪的亮光从烟头散出,是那么的微弱。

  抽完烟,回到卧室,我继续在游戏里厮杀。

  黄小兰倒是好睡,能够清晰地听到她酣睡的声音。

 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,我故意把鼠标和键盘的声音弄得很大。

  “李杰,你到底想怎么样?到底睡不睡?”

  “不睡,你睡吧”

  “你声音那么大,我怎么睡”,黄小兰生气道。

  声音大?老子都快要失眠了,你却睡得舒服?

  “你爱睡不睡”

  “李杰,你太过分了,我知道,女儿不是咱们亲生的,你心里不好受,其实我心里也不舒服,你看这样行不行,咱们挑个时间去妇幼医院查看一下当天和玉洁同期出生的小孩,说不定是抱错了”

  我也有这个想法,那就是小孩抱错了。

  “玉洁到底是不是抱错了,我自然会去查明”

  “李杰,你觉得咱们这样冷战下去有意思吗?”

  我假装专注游戏,不理她。

  “李杰,我知道,你一直怀疑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但是,我可以明确告诉你,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”

  以前关于这方面的话题,黄小兰总是避而不谈,但是这一次,她主动表态,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。

  黄小兰的话,可信吗?

  “那么,你今晚到底去哪了?”

  “我,我陪客户去了,老公,销售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每个人都要潜规则”

  我摇了摇头,起身睡觉。

  黄小兰还在撒谎,没有交谈下去的必要了。

  见我起身睡觉,黄小兰以为原谅她了,面露久违笑容。

  躺下之后,黄小兰主动示好。

  算算时间,我和黄小兰有个把月没有亲热了。

  面对黄小兰的热情,我一点反应都没有,完全没有心情。

  但是黄小兰似乎想要用自己的身体融化我,撩拨的尺度越来越大。

  我身体发热,感觉有些把持不住了,就在这个时候,黄小兰直接跨坐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,黄小兰已经准备好了早点。

  我有些懊恼,懊恼昨晚没有把持住,还是和黄小兰发生了关系。

  黄小兰今早气色很好,白里透红。

  吃完早点之后,黄小兰带着玉洁离开了我的视线。

  我真的很希望,这温馨的一幕是真的,没有参杂一丝的做作。

  但是很明显,这些都是表面现象,昨晚黄小兰对我说了谎,她明明跟赵文博出去吃饭,却跟我说,在陪客户。

  如果黄小兰心里没有鬼的话,那么,她完全没有必要撒谎。

  带着沉重的心情我来到了公司。

  在走廊的时候我遇到了人事部经理月姐。

  月姐还是那般妩媚多娇。

  上班的时候没什么心思,总是琢磨着怎么去找到黄小兰出轨的证据。

  中午时分,我接到了思雨的电话,对于前天晚上的事情,思雨不断道歉。

  这件事不能怪思雨,再说了,我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我问思雨,她老公有没有再为难她。

  思雨跟我说,这两天她压根就没有回家。

  “杰哥,晚上请你吃饭?”

  “不了,晚上要加班”,我谢绝了思雨的邀请,倒不是我真的要加班,是因为我要跟踪黄小兰。

  下班之后,我叫了辆车租车,然后来到了黄小兰公司对面。

  没过多久,黄小兰便从公司里走了出来,赵文博跟在她的身后。

  很熟练的,黄小兰钻入了赵文博的大奔之中。

  我连忙让司机跟上大奔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